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信箱投稿 > 箐华文苑 >

老伴为我当闹钟

发布时间:2021-08-10 15:24|栏目:箐华文苑 |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老伴那时候还没老,我唤的是她的小名:丽妹子。
        丽妹子是我1963年回农村老家探亲时“闪婚”来的老婆。不是我要赶时髦,实在是因为我们核地质队员长年在野外与石头打交道,结识女孩子的机会少之又少。我毕竟是“吃公家饭”的人,每年回家探亲时,总会有热心的亲朋好友介绍女朋友。可探亲的时间并不长,好不容易认识一个能“对上眼”的女孩子,却又到了归队的日子,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花前月下,细斟慢酌。所以只能选择“闪婚”。
        婚后的第3天,我与丽妹子依依不舍地告别后,便回到了工作岗位。一年一度的探亲,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,我和丽妹子都饱受着相思之苦。第2年秋天,丽妹子只身来到我所在的梅峰山下沙洲河畔,住在二六一大队4工区一间铁皮房里,过上了嫁夫随夫的地质队生活。
        丽妹子是一个温柔、善良、朴实、特别能吃苦的女孩子。在跟随我辗转野外的10多年里,生活环境非常艰苦,她都从来没有怨言,总是默默的支持着我的工作,除了包揽所有的家务,把我侍候得像个“爷们”外,还热心参加工区的义务劳动,只要有给钻机送油送料平机场的活,她都会抢着去干,与邻里之间处得像一家人。我们共生育了5个子女,日子过得很清苦,丽妹子也从不抱怨。而在我记忆中最难以忘怀的,是她给我当闹钟。
        那时候,我负责钻机的测井测斜工作,这是一个要跟随钻机三班倒的活。因为家里即没有手表也没有闹钟,每每轮到上晚班时,我总是睡不踏实,一会打开门窗伸着脖子看“天象”,一会又跑到门口探听外面的动静,生怕上班迟到,影响了工作。贤惠的丽妹子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:“你天天上班都是与钢铁、机器打交道,休息不好多不安全呀。”于是她想出了一个“绝招”:“你安心睡觉吧,我来给你当闹钟。我看到别人起床了我再叫你。” 妻子给我当闹钟?这是一份关心,一份体贴,一份深情,更是一种奉献!打那以后,每当我上晚班,妻子就总是坐在床边,织着永远织不完的毛线衣,做着永远做不完的针线活,熬夜等待着邻家的起床声响;打那以后,我再也不用担心迟到,我总能睡上安稳觉,总能精神抖擞去上班,总能出色的完成工作任务,还多次被评为了先进生产者。就这样,妻子这只闹钟一直闹到我离开钻机。
        如今,妻子老了,她从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白发斑斑的老太婆,我对她的称呼也由丽妹子变成了老伴。老伴早已不必给我当闹钟了,但她坐在床头织着毛衣为我当闹钟的温馨一幕,已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记忆中,每每回想,都是那么温暖,那么甜蜜。(李成坤)
 
        编辑补白:在核工业地质队里,有许许多多像李成坤老伴一样,跟随丈夫“南征北战”的职工家属,她们住在简陋的房子里,过着清贫简朴的生活,苦着丈夫的苦,乐着丈夫的乐。她们用行动诠释着那感人至深的四个字:爱的奉献。
版权所有:江西省国防科技工业文化联合会
电话:400xxx8888 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叠山路511号 备案号:
  技术支持:江西省国防科技工业文化联合会